首页 > 创业资讯 > 经营之道

从“网瘾少年”到创业青年

来源:网络时间:2019-10-06 23:22阅读:0

  未来并不遥远,电子计算机的发明是在1946年,它在这不到百年的时间里,彻底地改变了人类社会的运行方式。互联网的历史更短,它通过对世界的扁平化处理,激发并获取了最多的人类创意,给时代按下了“快进键”。

  “ZAO”掀起了波澜,眼睁睁看着它覆水难收。2019年9月4日,“ZAO”软件的上线时间还不到一周,就被各大商店平台下架。工信部有关部门问询约谈了软件的运营主体,要求其开展自查整改。

  它的走红如此迅速,用户只需通过人脸识别认证,上传一张具有面部特征的照片,就能与明星“换脸”,进而出演天下好戏。尽管它是虚假的,但人的自我实现,从没有过这般便捷。用户量的暴涨也就不足为奇了。

  不过,它的负面效应很快暴露:用户将自己的人脸信息亲手托出,它将被用在什么用途?它的安全又怎么保障?它会不会落入黑产之手?“ZAO”禁不起这样的追问,它只是又一个来去匆匆的流行现象。但它提醒着,对于技术的未来,我们知道的太少。

  换脸,只是下一个时代的先声。

  “它早就被投入了应用,底层技术已经开源。试着想想,如果它被用在绑票里,绑匪制作了这样的假视频,视频中你的家人在向你求救,脸是他的脸,声音也是他的声音,你给不给钱?”

  这一段话是杨蔚在去年讲的,他长期从事于网络安全领域,对此早有预见。在当时,他对着台下的几十名公安部门领导说,未来的犯罪场景,是现在的侦查人员难以想到的。他讲的主题是《互联网的攻击趋势与人才培养》,很显然,对于不可预测的未来犯罪,我们应该早做准备。

  未来并不遥远,电子计算机的发明是在1946年,它在这不到百年的时间里,彻底地改变了人类社会的运行方式。互联网的历史更短,它通过对世界的扁平化处理,激发并获取了最多的人类创意,给时代按下了“快进键”。

  在这加速的时代中,“失控”与“颠覆”讲的是同一件事,前者悲观,后者乐观。

  杨蔚是乐观的,他当然乐观。在他小时候,家中的电脑又大又重,和一台印刷机的用途没啥区别,谁知道它将引领着今天的变革?

  而这,成为他的逆袭之路。一个被打上深刻的技术时代烙印的青年创业者,由此绝地反击。

  黑客与“折叠工厂”

  人在一生中会有很多次选择,有时回首,心有余悸。2010年夏天,杨蔚和他高中班上的一个哥们南下广东,两个人连高中毕业证都没有,一次次调低自己的工作预期。后来,他们在珠海的汽车配件厂做了流水线工人,“第一笔工资是1798.13元”。

  杨蔚在那时是一个“网瘾少年”,家有变故。在工厂里做了半年后,他决定重新参加高考,于是回到了长沙。同去的那个哥们,后来辗转去了别的工厂,到现在什么活儿都干,进厂、上工地,搬搬扛扛。杨蔚却成为了网络安全公司北京众安天下科技有限公司的创始人。人生在同一个点拐向不同的轨迹。

  大概是因为这段经历,杨蔚看不起“网瘾少年”,其实是看不起过去的自己。到今天,为网络游戏辩护的理由越来越多,有人把它等同于电竞,夸它是高耗资的良心制作,或是关联到青春中的热血与光荣,杨蔚都以一言蔽之:逃避而已。

  他懂这种少年心事。在刚进厂时,他把这当作一段过渡期,以为用自己所掌握的电脑技术,总能够找到合适的工作。但是,厂里有个37岁的大姐,很直接地点醒了他。她当着众人对杨蔚叫:“你少跟我在这说大话,你的未来就在这儿,你明白不?”

  对当年21岁的杨蔚来说,这句话是逼入眼前的真相。他所以为的电脑技术,能够让他在学校管理多媒体设备,能够让他在乌云网(一个黑客交流的社区)排到第二名,但在工厂,这叫矫情。在周围的环境指向无望的未来时,他学会了逃。

  逃回学校。乔布斯的公司在那年推出了11.6英寸的Macbook Air,大大提升了电脑的便携性,一场隐隐有产业革命意义的变革正在酝酿中。杨蔚在当年不会预料到这些,他焦虑的是,软件工程的学费太贵,最终只好选择了相对接近电脑的机械工程。

  杨蔚的选择,在后来证明是对的。现在回头去看,没有哪个行业,比电子计算机更适合一个想要绝地反击的青年。但在同时代的高考记忆里,计算机在那时是“黄牌专业”,真正吃香的是建筑、土木、电气等工程技术专业。

  加速的时代,很快教育了在它之下成长起来的一代。2011年入学,几年后毕业时,编程热与互联网创业潮,将程序员的工资助推得高而又高,从前吃香的土木学生,却即将感受行业的寒潮。多少大学生四年学成,不如编程“半年速成”?

  表面上看,人可以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而事实是,生活总是在非线性的、复杂的变化中,是它选择了人。杨蔚同样是被选择的,他曾经荒度青春,眼光也不足以预见未来。是他对电脑技术的热爱,将他推到了前沿的科技行业中,这才“逃出生天”。

  乌云与黑暗房间

  选好了路,便走下去,这和为此编织出的理想与情怀并无多大关系,即便它真的存在过。2012年,杨蔚进入谷安天下,成为一名安全顾问/工程师。他在大学里读书还不到一年,就辍学而出,他不想过那种目力能及的生活。

  他曾经荒度青春,眼光也不足以预见未来。是他对电脑技术的热爱,将他推到了前沿的科技行业中,这才“逃出生天”。

  杨蔚问过大学老师一个问题:机械工程的毕业生能赚多少钱?老师说,从实习工程师到资深人士,大概熬个10年,工资能从1800元左右,涨到10000元左右。这位老师的回答很实诚,也很犀利地打击了他,“和同学的差距一下子就拉开了”。

  他所提到的同学,是另一拨人,不是和他一起打游戏的那拨,那拨人早就在高考的前后,渐渐消失在他的生命中。杨蔚颇为得意,说自己在班上属于游戏玩得好,成绩也在中上游的学生。他那些学习的朋友,彼时上了985、211,世界又开始在“折叠”。

  不甘心!2012年7月以前的杨蔚,像头饥饿又沉默的野兽,用他自己的话说,在那些年,自卑感已经深深渗透到了骨头里。在黑夜,他依然在乌云网,磨练切磋自己的黑客技术,牢牢将名次固定在第二名。但在白天,他为一份工作东奔西走,仍没着落。

  乌云网上技术排名第一的人,叫作吴瀚清。他有着与杨蔚相似的经历,曾经为了工作穷困潦倒,被面试的公司屡屡拒绝,但是,马云亲自打来的一个电话,重薪聘请了他负责阿里巴巴的安全业务。很多年后,人们叫他是“马云背后的男人”。

  但就在六七年前,“安全”,这个看似与互联网息息相关的词汇,却被互联网公司有意无意地忽略。毕竟,对于一个系统的运行来说,安全不是第一位的,甚至不是必须考虑的选项。它只是在盈利有余时,互联网公司考虑到风险控制,格外开恩的选项。

  乌云网试图改变这一切。它创立于2010年,创始人方小顿当时在百度工作,他利用业余时间经营网站,到两年后辞职专门经营网站时,他已经做到“T7级别”。乌云网的做法简单粗暴:它汇集了上万名黑客,专门发掘互联网公司的漏洞,并将之公布。

  虽然漠视安全,但现在去看那个时候,互联网公司与漏洞挖掘者之间,关系好得像是“蜜月期”。在乌云网上,黑客大多是没有职业的年轻人,他们挖掘漏洞,用各种工具攻击系统,将被攻破的地方提交上去,乌云网把它曝光。

3.png

  互联网公司会收到提示,知道他们的系统漏洞被曝光了,便会立刻修复漏洞,与此同时,还会向乌云网和挖掘者表示感谢,有时候给予挖掘者一些荣誉或是物质奖励。挖掘者被叫作“白帽黑客”,他们是用黑客技术谋求公共利益的一群人。

  杨蔚便是其中之一,他至今保留着那时候的照片,他不过是个没有文凭的无业游民,但互联网公司对他颁布荣誉奖牌,阿里、新浪、腾讯的公仔摆在案头。他们这群底层气息浓厚的人进入腾讯大厦,门口打出的是“欢迎安全专家莅临”。

  创业和理想不死

  那真是一个美好时代,在进入谷安天下后,杨蔚终于进入了安全行业,但他仍然保持着在乌云网上的活跃度。白天,他与央企、高科技公司中的精英打交道,对方将业务交给他,慢慢抹去了他的自卑感。黑夜,他仍是那个为荣誉不为利益的白帽黑客。

  如果有人否认荣誉的价值,那一定是因为从未拥有过它。互联网公司财大气粗,但对待白帽黑客,态度却如和煦春风。这不无道理,21世纪的第一个10年后,最先出头的百度、阿里、腾讯,逐渐形成庞大的生态,所谓的虚拟世界,早就覆盖了现实。

  网络安全问题因此浮了上来,乌云网冲在最前线。2014年2月,只是一顿烤肉的工夫,方小顿将杨蔚挖到了乌云网。他在那时已经是黑客界的“顶尖高手”,江湖人称“301”。他负责牵头做乌云网的众测平台,指挥着一大群人冲锋。但是,太想当然了。

  2016年年底,乌云网团队解体,包括方小顿在内的多名高层被警方带走。杨蔚当时已经离开了乌云网,但在当年11月被传唤配合调查。乌云网的死因已经成为谜团,杨蔚反思说,上万名白帽黑客,在平台上自由切磋,有不当行为是很难避免的。

  他们一直活动在法律的红线内外。根据法律规定,入侵系统并盗取数据,是刑法中规定的犯罪行为。白帽黑客诚然没有主观恶意,但是他们使用的工具比如“sqlmap”,会在渗透测试的过程中,将部分数据保留到本地,这就构成了犯罪行为。

  如同所有的新兴行业,它们在起家时很容易冲撞法律。在过去,白帽黑客与互联网公司相安无事,是因为双方的默契。可是,只要出现一个做过了头的白帽黑客,或是一家不肯包容的互联网公司,这种默契也就很难持续了。

  有的白帽黑客吓破了胆,有的冷透了心,他们或是转行,或是在大型互联网公司谋取了个高薪位置,杨蔚却选择了创业。

  乌云网模式错了,但网络安全和信息安全的潮流还在继续。杨蔚恰好有了一段很长的时间反省自身,他就像所有走到了这一步的人,开始真切地感受到,牵涉利益的人事熙熙攘攘,也是过眼云烟。感情中的亲密关系,才是被剥夺了一切的人所憧憬的。

  在那个自我反思的黑暗房间,杨蔚并没有走伤痕文学的路子。经此一役,有的白帽黑客吓破了胆,有的冷透了心,他们或是转行,或是在大型互联网公司谋取了个高薪位置,杨蔚却选择了创业。又是老一套:不甘心!

  怀念过去、感慨好人没好报,感情固然充沛,但对现实无有益处。创业者,首先是一个实干家,不是一路开挂披襟斩棘,而是绝处求生重拾信心。

  2018年年初,杨蔚再次牵头,开设了自己的公司“众安天下”。

  或许可以用乌云网的说法来描述它的愿景:互联网是个丛林,密布乌云,但在它之上,阳光万丈。“你曾经设想过一个美好的未来,它还没有实现。你要放弃它吗?”杨蔚似乎没注意到,这个问题是开放性的,他只是望定着说,他不信这不成功。

  网络与信息安全,长期来看是一片蓝海,但它也遍布暗礁。杨蔚一创业,便遭遇互联网市场的资本寒冬。他说,现在的他,每天一睁眼,就花掉两万元钱,满脑子想的都是如何找项目、回笼资金。

  但他仍然相信,护航互联网的安全,会拥有未来。它趋于增长,前景广阔。现在的他即将30岁,年纪不大,但比起过去,他稍微看清楚了未来的方向。创业,对他这样的青年而言,本来就是凭时代的风,将自己送上青云。现在才刚刚开始。


上一篇:创业:你的优势是什么?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标签

相关文章

  • 潜江油焖大虾
  • 口水鸡排

本月热门榜

  • 1享梦游-享游达人-城市合伙人

    享梦游-享游达人-城市合伙人

    ¥1-3万

  • 2金玉翠福

    金玉翠福

    ¥100万以上

  • 3量子新能充电站

    量子新能充电站

    ¥100万以上

  • 4颐养年养生馆

    颐养年养生馆

    ¥100万以上

  • 5玉球翡翠

    玉球翡翠

    ¥100万以上

  • 6麦汇食尚冒菜

    麦汇食尚冒菜

    ¥1万以下

  • 7趣生园手撕面包

    趣生园手撕面包

    ¥10-20万

  • 泉城烤薯
  • 洁当家家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