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创业资讯 > 人物访谈

访谈熙琄老师:从一个野孩子到一个野老师

来源:网络时间:2020-03-29 22:39阅读:0

  慢慢地陪伴、倾听,反而能帮助更多的人

  是什么让她快节奏行程满档地出差讲学

  却坚持慢慢听慢慢说?

  面对复杂的世界、各式各样的来访者

  为何始终选择纯真地看待世界?

  她身处国际心理学前沿谈理论深入浅出

  但与其理论一箩筐,她更热爱陪伴大家怎么好好生活

  ▼

  Q:小时候是什么样子的小女孩?

  A:小时候是个很调皮的孩子。那个时候我们住在台北的西门町,在两三岁可能刚刚会走路的时候,经常趁爸妈不注意就一个人跑去玩了。一家人时常请邻居帮忙一起花很大的功夫把我找回来,有一次他们找到我的时候我已经准备坐上公交车走了。就是特别喜欢到处跑,好像也不会害怕,反而很爱冒险。

  后来父母做了一个手链挂在我的手上,上面写着我的名字和家里的地址,防止我走失,我记得到了小学一年级的时候还戴在身上。

  后来,我做对话的工作之后需要到世界各地讲课,我爸爸就说,你小时候喜欢跑来跑去,长大了还是没有改,一样要跑来跑去。说我的本质就是喜欢移动,喜欢新鲜,好奇没有接触过的东西。

  我不会因为四处奔波而觉得辛苦或者劳累。我觉得到不同的地方去就是去玩,可以认识到不同的人,进入不同的文化,进入到不同的关系,这是书本上没有的经验。大家一块儿探索,一块儿创造,对我来说就是一种玩。这和我小时候喜欢去经历没有经历过的东西的性格很像,可能是从野孩子变成野老师吧。

  Q:多年来是如何保持自己纯真的本质的?

  A:其实上小学之后,这种本真有点被压制、被规范了。大人和老师都会对孩子有期待,也会听妈妈的话要好好读书,野孩子的部分就会比较收敛一些。

  但是和我先生在一起之后,我这份“野孩子”的部分是被允许的。他很接纳,也很尊重,就觉得我怎么样开心就好。我童年当中的那部分本真的东西也慢慢出来,我可以做自己。所以我先生在这方面扮演很重要的角色,因为不是每个人都会这样去允许、去接纳。

  另外一方面,我自己生命的深处,一直觉得纯洁干净是生命里很重要的东西,我也很珍惜这样纯真的价值观。世界是很复杂的,我也希望在这个复杂当中去看到纯真美好的东西。我不会觉得纯真质朴的东西比起复杂的就更低一级,这样的纯真让我可以承接、接纳更多的东西。

  这些东西对我来说是很自然的东西,不是要去刻意坚持的。我的专业是需要和很多人对话,好好和别人在一起。而我在工作中发现,我越是带着纯真的心去和人们的复杂的生活在一起,越是能承接人们的辛苦和复杂。我的先生开玩笑说,太太是怪胎。我问他要不要改,他说不用,这样就很好。

  如果把我的生命打包成一个礼物,我也希望它是一份纯真的温暖。感觉世界在变化,人与人的距离好像越来越远,但所有的知识、经验、智慧都需要温暖的承载。当这份温暖可以流淌起来的时候,对人们来说都是很好的。

  Q:“慢”给你的生活带来了什么?

  A:其实我的工作的节奏是比较快的,频率也是很密的,但是工作中陪伴人的节奏是比较慢的。感觉慢下来能够更好地陪伴他人、倾听他人,品味平日里品味不到的东西。能带来许多惊喜,也是一种奢侈。

  最近因为疫情的关系,我自己的生活也能够慢下来,从04年回台湾到现在,第一次有了这么多空间。发现慢下来也能带给我很多不一样的东西。不一定是大道理,但是生活中很多的细节是很值得学习的。现在,在厨房里花的时间更多了,和先生一起研究怎么去除杯子里的茶垢、一起准备食物,也有一种尊敬的感觉。

  这段时间在准备《疫情中的创意对话》的录音。每天录音的时候我会准备一个简单的大纲,但不会刻意去想要去说什么,就是自然地流淌,反而会说出很多原来没有准备的东西,就像是一种创作。慢慢地录音,也是一个发现自己还有什么想法的过程。我也有机会可以去梳理看看,自己有什么东西可以和大家分享。

图片1.png

  Q:现在这样自然地接纳他人是如何修炼的?

  A:其实接纳也不代表着完全同意,但就是去理解人们为什么会这么呈现,每个人都会有不同的道理,去尊重这种不同。

  在我年轻的时候,会觉得接纳就是一切都可以接纳。但是现在觉得,如果能够看见对方,也表达一些自己的想法,也是蛮好的。有些场合不说反而更好。所以我觉得与其说是接不接纳、说不说,更重要的是做适当的事情让对方在当下感觉到是被尊重的。

  在后现代的思维里,是没有对与错的,对任何人都尊重多元。后现代不代表它和现代是对立的,也要尊重现代一些想法和思维,后现代不是唯一的方法。有时候会遇到一些比较挑战的情况,可能遇上一些利害冲突。我觉得这也是一种学习,怎么学习在一个比较不舒服的关系中去看该怎么做,不适合的话就暂停。但也还是会有需要保持的底线和原则。

  Q:如何看待死亡?

  A:我们人来到这个世界上,都会要离开这个世界的。可能对一些人来说,不那么容易直接谈论死亡,但是这是我们都要面对的话题,思考这个话题也能让我们更加自由。

  我觉得,死亡可能是身体的结束,但又是另外一个新的开始,我们还是有机会在里面去学到更多东西的。对于活着的人来讲,我们可以怎么样持续不断地从过世的人身上,传承到很多宝贵的东西,继续去往前走。

  最近,我就在揣摩我的父母看到我们面对疫情,会想跟我说什么。虽然我再也见不到我的父母,但是过去我经验到的他们,仍然可以来滋养我,去想象他们想跟我说什么。就觉得有一份连接感,有时候眼泪都会掉下来。

  所以我觉得,死亡背后有好多的温暖,有好多的光亮和可能性。我们可以持续跟死亡,跟过世的亲人可以有不同的联结。

  生命哲学的思考是,死亡不是人生的结束,是另外新的一章。人走了之后,有时候可能会化成不同的形式,持续地关注着家人。在我的学习里面,死亡是肉体不见,但不是全然的不见。看到很多人面对死亡是会卡住的,或者是对过世的人很愧疚,觉得好像做得不够。

  我是一个喜欢在人生的困难当中,陪伴人们去寻找或是创造资源的人。我不会觉得只有活着才是最好的,死亡仍然也有美好的地方。在平时咨询的过程中,我还蛮喜欢讲死亡这个主题,也是在咨询当中一个很大的主题。我希望可以透过我的学习找到一些开放的思维,去陪伴他人,我也觉得特别开心。

  Q:会觉得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使命吗?

  A:我是在一个佛教、道教的家庭长大的,后来在波士顿念书的时候,周末会和同学有一些宗教哲学的讨论。也会去参与一些灵性的活动,大家一起学习地球的意义是什么?我们要怎么样生活?这样的一些学习是学校没有的,它对我一个很重要的学习就是,生命的发生都是有它的意义和它的价值的。是一种打开生命的感觉,让我能够更开放地去看待人生的旅程背后可能带来的意义跟价值是什么,而不被当前的痛苦屏蔽住。

  也是在这个过程中,发现每个人都是珍贵的。每个人可能都有自己重要的东西,所以每个人的任务可能都不太一样,有时候也是需要一些时间去探索,做一些功课,可能有的人需要花一辈子的时间去做功课。如果一直在做别人想让你做什么的话,你的生命就没有了。

  我的功课就是回到自己的内心看自己最想做的是什么,而不是让别人开心。然后也会有不断的探索,因为一切都是在关系里的,事情不可能一步到位,也在一步步做调整,挖掘自己的东西。现在开始准备自己的个人平台,也是回到自己的使命,或者说个人可以做的东西。它也有很深的意义,不只是公众号,也是做灵魂的功课,我的先生也一直在鼓励我多做一点,就是最质朴的助人。

  带着这份本质中的纯真与冒险

  熙琄老师也在继续她助人的使命

  在他人休养生息的年纪

  依然孩子般纯真地链接人们的复杂、世界的复杂

  用小小的涟漪推动大大的海洋


相关标签

访谈 熙琄

  • 潜江油焖大虾
  • 口水鸡排

本月热门榜

  • 1金玉翠福

    金玉翠福

    ¥100万以上

  • 2量子新能充电站

    量子新能充电站

    ¥100万以上

  • 3颐养年养生馆

    颐养年养生馆

    ¥100万以上

  • 4玉球翡翠

    玉球翡翠

    ¥100万以上

  • 5麦汇食尚冒菜

    麦汇食尚冒菜

    ¥1万以下

  • 6趣生园手撕面包

    趣生园手撕面包

    ¥10-20万

  • 泉城烤薯
  • 洁当家家政

热门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