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创业资讯 > 人物访谈

访谈周博:所有超越自己能力的表现都是因为不够真诚

来源:网络时间:2020-03-29 22:54阅读:0

  前所未有的疫情,没有人能置身事外,也少有人能逃过外界汹涌信息的冲击。正是这个时期,对周博进行了一个访谈。整个下来,发现他格外节制,并不奢谈“灾难之下艺术何为”。至于书法本身,更是采用了最单纯的方式——基于常识来谈,宁愿让访谈显得平淡也不渲染。这让我想起最近很火的张文宏医生,他总是保持着警惕,绝不配合“跳大神”,始终保有一个医者的冷静和专业精神,以及平凡人的烟火气。

  抽象的书法走到今天,越来越进入了审美的困境当中。我们发现书法的世界并不是平的,这个世界上存在着业余的书法和专业的书法、老干部的书法和学术的书法、丑的书法和好看的书法、创新的书法与传统的书法、江湖的书法和庙堂的书法……语言上道不清说不明,审美上格格不入乱花迷眼。

  就像张文宏医生说:“我跟你讲你一定是听不懂的,因为你读的书我读的书不一样。”这是一句非常深刻的话,他指明了交流是需要前提的。书法比看不见的病毒还玄乎,至少病毒在某一时刻能让环球同此凉热,而书法之间却永难达成一致,不愿“跳大神”的书法就更难被认知了。

  所以,关于书法的问和答都是困难的,当然,对任何专业级别的内容进行阐释都是困难的。还好我只是一个书法的旁观者,而周博也并不在意被理解与否。坦斋私享会里求真务实培养商量的纯粹氛围是这个社会稀缺的。在里面,我关于书法的见识全部刷新。我们发现,这个世界的确存在一个高级别的书法境界。虽然这个境界对同学们来说还隐隐约约着,但在精进之路上,老师所展现的人格力量却是清晰而极具感染力的。

图片1.png

  就像周博所言:“艺术只是人生命的一个角落,书法只是一种呈现方式,内核是这个参与者的精神质地。这个访谈仅能给大家提供一个高质量人的碎片化印象吧。

  周博

  别署坦斋,河北山海关人。书法家,艺术评论家。

  访谈

  端倪:疫情发生得很突然,你在春节前本来有什么计划,因为疫情变化了么?

  周博:本来就没有计划,也就谈不上改变。没有的原因,是我的计划主要是根据个人的学习进程,或者根据合作机构、合作项目的要求来设定的。一般不会因为节日有一些特殊安排。

  端倪:全民禁足后,我看到坦斋会里面大家的学习交流状态与平时并无二致,而且还更加专注和勤奋了。这段时间外界汹涌而来的信息对你的关注点、阅读以及日常状态有没有什么影响?

  周博:课程有一些调整,主要是考虑朋友们的情况不一样,不是每个人都有条件即时跟进课程安排。但是我参与的部分,是不应缩减的,这是应尽的责任。外界信息对我的影响不大,这里面有太多东西可以展开讨论,比如信息的视角、深度,甚至是真伪,很多问题在信息后面,不在信息本身。可能这个影响需要一个沉淀过程,而不是对当下现象的解说式表达。

  端倪:看到老师也为疫情做了义卖,这里面的初衷是怎样的,具体义卖的情况如何?

  周博:这没什么可说的。

  端倪:有一种说法是,灾难面前文学艺术都很苍白和尴尬。在这个特殊的时期,你有没有发现什么好的作品和艺术形式(包括但并不止关于本次疫情)?

  周博:这一个时期基本上没有。很多作品我都看了,我不是没看,没有。思考肯定是有的,但仅限于个人想想,就不与大家分享了。

  端倪:疫情相关着人类多难的命运。以前听你偶尔提到过自己的身世,比如父亲的早逝、与母亲相依为命,早期的贫困和挫折等……你说过,书法应该呈现个体生命体征的线性才成立的,这些生命体验对你的艺术内核起到了什么样的影响?

  周博:我不知道,我觉得以前的自己比较矫情。比如和你谈曾经的困苦,就是矫情之一种。我们——-我和我的所谓艺术,都需要更加深沉。

  端倪:你很早就进了国展,可以说是少年成名。“周博应成为一个什么样的艺术家?”这个问题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思考的?

  周博:我没有少年成名,现在依旧如此。少年追逐名利,中年稍稍收敛,以后还不知道,可以说是我的写照。大多时候,我是比较俗的人,偶尔会有点儿情怀。当然,这个比重随着年龄在不断变化,我对这个变化还是比较满意的。说到我在书法上的追求,也就是成为一个什么样的艺术家呢,我希望,因为我来了,写字这个事情,有一点点变化。

  端倪:在接触到坦斋私享会之后,我对于书法的认知有了一种全面的刷新和颠覆。以前以为书法是一种棋琴书画的情趣,在你这里书法却被做成了一种极限运动。可以用通俗的语言讲一下自己坚持的书法与大众印象中的书法到底有什么样的不同?

  周博:这种不同是无法讲的,我看很多人在讲,好像也没有讲清楚。这是从解说者的角度而言。从受众群体来看,什么是大众审美呢,细分的话,太多层。审美的深度,不同的层级很难相互认同。而且我就是大众,抽离出自我来谈,是不客观的。单纯从书法这样一个独立视角看问题,我对于书法普及是非常悲观的,几乎不可能,也没有必要。

  端倪:你的字很不讨好大众,看懂你的字并不容易。其实你非常知道一般的社会层面要什么,但是你埋头往深远处走。喧嚣的世界中你的路肯定有巨大的孤寂。你说“每一个搞书法创作的人,必须有自己的选择。”这个选择是怎样做出来的?

  周博:说实话,我不感觉到孤独,也没有太多解释的欲望。选择来自于常识,并不完全是一个理想主义者的道德坚守。是书法这门艺术的本质属性和发展历程决定的,并不完全是自我与环境决定的,是吧。

  端倪:记得一个钢琴家说过“艺术的目的不是一瞬间的荷尔蒙释放,而是逐渐的、持续一生的惊奇与宁静,一场真正的建设。”好像这正是你秉持的精神。不过人们总是很迷恋艺术天才论和艺术神秘论,也喜欢爆发式的状态。在你看来,艺术的高级状态实质上是怎样的?

  周博:我的理解,或者说我向往的是———-人的完善。书法只是一种呈现方式,内核是这个参与者的精神质地。艺术只是人生命的一个角落。

  端倪:所有的教学广告都是宣传如何教人速成, 但你一再告诫学生要慢慢磨,踏实堆牢基础。你在教学中发现,在学习者中最容易出现的问题是什么?是什么阻碍了很多人走近真正的书法艺术?

  周博:最容易出现的问题是“表现”。所有超越自己能力的表现都是因为不够真诚。而走进艺术,最需要的不是刻苦,不是天赋,而是机缘,第一个要素就是机缘,是你和谁在探讨艺术。刻苦与天赋,有好的机缘,才能成为决定因素。

  端倪:坦斋会这个集体有一种难得的纯粹,孜孜不倦苦练学习,在微信群是一股清流。这与你的思行合一、学者风范以及人格感召力密切相关。作为书法家你对自己的精进的线路很清晰,但是面对一群参差不齐和认知各异的学生,商量培养的方法论是怎样的?

  周博:基础方式的设计,是参照我们可见的,近三百年几位代表性人物的学程来进行的。但是,因为时代、个体的差异与变化,这个办法,如何才是有效果的,需要在实践中摸索和调整。而我要做的,除了对历史线索的追寻,更重要的是要设身处地、知无不言。这八个字,我们经常挂在嘴边,其实很难做到。

  端倪:经常阅读你的私享会笔记,其中有语言之美,又充满了思想性,但最难得的是有很强的操作性,非常接地气。感觉在这方面你已经做到了语言文字能达到的边界,这些文字以后可以在书法史上成为典范的教学文本。书法家能兼美文字写作的很少,这两者对你而言是怎样相互影响的?      

  周博:你的评价过高,事实肯定不是这样。一个人文字的感觉,比书法感觉重要。书法家没有比较全面、深刻的阅读体验,很难突破书法本体程式的束缚。文字是一种赤裸裸的表达方式。一个人的性情、品味、格局,在文字里面,展现得淋漓尽致。

  端倪:我注意到你在书法创作的内容方面非常讲究,不是简单地抄写唐诗什么的。你有很多独特的文本选择,形式和内容有一致的高古感,关于书法创作的内容是如何探索的?

  周博:我希望收藏者有一点文字基础,哪怕现在没有,他懂一点文字以后,还觉得,嗯,这个人还行,有点意思。文本与书写的关系问题,绝非这么简单,但这方面不是我近年关注的重点。

  端倪:传统对一个书法实践者至关重要,你的工作很大部分是在延续传统的脉络。现在毕竟已经不是王铎或沈曾植的时代了,喧嚣的当代生活令书法家进入传统有很大的阻碍。讲一讲你心中传统和当代的关系,当代生活有没有可能成为书法的一种营养?

  周博:传统与当下是一种互相生发的关系,没有传统要素的书法,可能是艺术,但不是狭义的书法艺术;仅仅还原传统表象样式的书写,既不是书法也不是艺术。一个人无法脱离时代,就如同庄稼无法脱离土地与阳光,这个时代的一切,总会以某一种形式出现在你的笔下。


相关标签

访谈 周博 超越

  • 潜江油焖大虾
  • 口水鸡排

本月热门榜

  • 1金玉翠福

    金玉翠福

    ¥100万以上

  • 2量子新能充电站

    量子新能充电站

    ¥100万以上

  • 3颐养年养生馆

    颐养年养生馆

    ¥100万以上

  • 4玉球翡翠

    玉球翡翠

    ¥100万以上

  • 5麦汇食尚冒菜

    麦汇食尚冒菜

    ¥1万以下

  • 6趣生园手撕面包

    趣生园手撕面包

    ¥10-20万

  • 泉城烤薯
  • 洁当家家政

热门项目